史丹佛媽媽陳美齡:如何找到力量?忘記自己,就有空間

lead image

陳美齡在女人迷主辦的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上,真摯又溫暖的分享自己如何影響他人的故事。

於女人迷主辦的 2017 年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上,陳美齡分享自己為別人而活,確定自己的價值,進而影響周遭的人、甚至社會制度的故事。

陳美齡年輕時是活躍的香港歌手,結婚後定居日本,育有三個孩子。近期出版了《50個教育法,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》一書,同時兼具教育博士、聯合國國際兒童緊急基金協會大使等多重身份。

史丹佛媽媽陳美齡力量角色轉換教育女人迷

陳美齡小時候覺得對不起媽媽,因為自己太平凡

演講的起頭,她帶著微笑說:「大家好,我是陳美齡,我今年 61 歲,跟其他講者比起來我可以講的故事太多了,但我盡量挑重點說。」讓台下笑開懷,一瞬間讓台上台下的距離消失了。

陳美齡先說了小時候的故事:「我家有三姐妹,大家都很愛拿我們來比較。我的大姐臉長得好,非常美麗,每個人看到她都說『哎呀,她也太漂亮了』。我的二姐頭腦好,非常會讀書還考取醫學院!大家提到她都豎起大拇指。只有我,非常平凡,我從小就覺得無法讓媽媽驕傲,覺得自己很差,沒有自信。」

即使已經事過多年,陳美齡在說起小時候的故事時,還是會流露出感傷。

她的自卑迷惘到了高中才有所改變:「高中的時候,我跟著教會的姊姊去做義工,到了一個孤兒院。我記得當時跟姊姊一到,院裡的孩子都跑出來,有的缺手、有的斷腿,有的只有上半身,只能放在滑凳上努力的推動身體。這個畫面實在讓我太震驚,直到義工姊姊說:『喂,別哭啊,這樣不禮貌』我才發現自己的臉上都是淚水。」

史丹佛媽媽陳美齡力量角色轉換教育女人迷

照片來源|女人迷

世界原來這麼不公平,我擁有的原來這麼多

她第一次意識到,原來自己四肢健全的活著,竟然是一種特權。有很多孩子先天就被剝奪了這些她原本以為是理所當然的權利,「他們連鼓掌都不行」。她想要幫助這些孩子們,所以開始拿著吉他去餐廳唱歌,和客人要食物給這些孩子。原本如此單純的動機讓她被發掘,走向歌手一途。

曾經我覺得不幸,這些孩子們改變了我的人生。每當覺得迷惘的時候,不要一直想自己,想想其他人,我能夠如何幫助他們?從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踏出第一步。忘記自己、盡力做,能量給出去,就給了自己空間。——陳美齡

她第二面臨人生的不平等是戀愛:「我當時好喜歡好喜歡我老公,但他是日本人,我是香港人。當時我們決定要結婚時,媒體一直問:『妳知道南京大屠殺嗎、妳不覺得這是叛國嗎… 』好多問題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,我非常難過。那時候我跟我老公說這個問題,他一人在東京街頭走了一個晚上,直到早晨他回來,跟我說:『我是日本人,這是我無法改變的事實』才讓我明白,對,我是香港人,這也是我無法改變的事實,我們就接受它。」

從被社會反對到改革,為的是下一代女性

婚後生了孩子,她也不想放棄演藝工作,因為要餵母奶的原因,不得不把孩子帶到工作地點,想不到竟然也引發軒然大波,這是她第三次面臨人生的不平等:「我當時就只想要把工作做好,但日本社會是非常反對女性把孩子帶到工作場所的。『她沒有做好女人的本分』、『這樣太自私了,不考慮孩子的未來』各種反對聲浪又讓我好難過。但我先生對我說:『用妳的人生證明妳是對的』。我決定要把孩子帶好,這樣下一代的女人才有機會一邊工作一邊帶小孩。」她對自己的信仰促進了日本男女職場平等的法條,讓現在男女同酬同機會,以及育嬰假的實施。

史丹佛媽媽陳美齡力量角色轉換教育女人迷

照片來源|女人迷

陳美齡扮演多種角色,但她的身上卻毫無強迫感,彷彿扮演好每個角色對她而言都游刃有餘。她只說:「每一種喜歡都是夢想,喜歡睡覺,就研究睡覺啊!該怎麼睡,睡多久、什麼樣的枕頭、床墊才是最好的,都有很大的可能性。要是你不喜歡現在做的事,就好好坐下來想自己到底喜歡什麼。」她說人類最特別的地方在於,我們有能力改變,而且馬上就改變:「每個人都有做不好的事,但每個人也都有可以做到的事,想想可以做什麼,現在去做。」

為自己的生活是很悶的,五十年,甚至有些人十八年就覺得沒意思了,但要是你想著為別人,能量就會往外,你就發光。要怎麼找到力量?忘記你自己。——陳美齡

 

女人的一生不管是主動的或是被迫的,必須在不同角色之間轉換,我們都想把角色扮演好,很困難很容易迷失,很多時候也很無助。但我相信正因為這樣的考驗,我們的生命更富足、更豐盛。而考驗與豐盛之間的橋樑是支持與分享。成為媽媽之後,你已經擁有分享的力量了,接下來的人生更精彩!

媽咪們,這篇文章有沒有給你力量呢?請留言和我們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