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們的寶寶隨母姓,因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”

有些父親認為這有失他們的男子氣概,但是阿里發現自己完全不會介意

有些父親認為這有失他們的男子氣概,但是阿里發現自己完全不會介意。

世界絕大多數來說,一旦結婚據傳統,女性就必須冠夫。這代表了夫妻關係,延續家庭姓氏,對婚姻和愛情承諾,直到死亡分離。

但在二十一世紀,這種做法是否仍然相關?對於這對夫婦來説並不如此。事實上,他們完全不了解這一做法,甚至讓孩子隨母姓。

在他的媽媽米亞文章中,阿里·夏普詳細說明他們決定違反這個流行的婚姻慣例原因。

他說著:“梅蘭妮和我有著個非常平等的關係。從財務到家務到決策,我們每個人都享有同等的利益,承擔同樣的責任。

“所以當我們在2014年結婚的時候,很自然的,我們決定保留現有的姓氏,而不是讓我們中的一個人放棄我們的名字。 (這或許反映著我們結婚時,兩人都是三十多歲的事實,而在婚前以自己的名字建立了獨立的生活。)“

對這對夫婦來說,他們直覺冠夫姓這個傳統是一種佔有慾,這種特質“與他們渴望個人身份不一致”。

他們甚至考慮綜合名字,結合他們的姓氏來形成一個新的。這沒有成功,因為,就如阿里說的,這個方法依賴兩個人的家庭姓氏聼起來雅觀,但他們的情況並非如此。

“我們一直很喜歡孩子們隨同性別父母的家庭姓氏的想法,所以女兒隨著母親的家庭姓氏,而兒子隨著父親的家庭姓氏。

“這種方法是比較平等的一個方法,給父母各一個機會,傳承他們的名字,而不是父母其中一位佔著優勢,作為一家之主。

所以當他們發現他們即將要有一個女兒的時候,他們知道要給她什麼名字。

有些父親認為這有失他們的男子氣概,但是阿里發現自己完全不會介意。

他說道:“許多男人,認為自己在社會哲學先進的人,這些人的妻子保留著她們的家庭姓氏,即使如此他們希望自己的孩隨父姓。

作為一名父親,阿里將以她女兒的個性和她的成就感到自豪,而不是她的名字。

另一方面,他同時也說他明白不情願來自何處,但是如果我們要看到性別平等有重大改變,那麼這樣的抉擇一定要發生。

畢竟,女性在過去失去她們的家庭姓氏。

阿里知道他們的做法有幾個挑戰。如果說他們將來有個兒子,他和姊姊會有不同的姓氏。有些人可能不清楚該用什麽家庭單位來稱呼他們。

“我們的方法是有一些風險。如果將來我們有個兒子,他和他姊姊會有不同的家庭姓氏。有些人可能不清楚該如何稱呼我們的家庭作為一個單位。

“對於梅蘭妮和我來說,我們家庭的個單位稱呼,可能會把我們的兩個姓氏綜合一起,讓其他人容易理解。 同時讓其他人知道我是否真的為我女兒的父親,即使我們的姓氏不同。

“但這是他們的問題,而不是我們的。 這就是我們爲何以這個方式來命名我們的女兒。當然,她的名字是她的,所以她可以自由地對待,保留、修改或者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來替代。”

若是對今天的主題有任何建議、疑問或感想,請不吝於下方留言,和我們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