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障父親每天乘搭地鐵帶寶寶上托兒所

lead image

他每天帶著八個月大的寶寶搭地鐵上學。他說:「我和我太太在不同地點工作,我的辦公室離托兒所較靠近,所以由我來接送寶寶。」

莫哈默·菲迪斯·海裡(譯名,29歲)和他的太太,希達亞·伊布拉辛(譯名)都是視障人士。

天生正常

菲迪斯並非一出生就看不見。「我出生的時候視力正常,不過醫院裡的燈光太過強烈,他們沒有好好遮蓋我的眼睛,結果把我的視神經照壞了。」

菲迪斯出生於馬來西亞雪蘭莪,年幼時在巴生港上幼稚園。長大后,他進入盲人學校,並在雪蘭莪的亞伊斯蘭教發展局修讀了古蘭經講道專業文憑。自 2014 年,他就在一間專門為視障人士提供伊斯蘭教材的機構擔任秘書一職,校對古蘭經盲文,並參與伊斯蘭盲文文本的製作。

src=https://tw admin.theasianparent.com/wp content/uploads/sites/17/2017/07/blind father 1.jpg 視障父親每天乘搭地鐵帶寶寶上托兒所

一生所愛

當被問及怎麼認識他太太時,菲迪斯說:「我和我太太都是田徑隊的隊員,她參加一百米和兩百米短跑,我則跑四百米、八百米和一千五百米。畢業後,我開始修讀可蘭經,她則到吉隆坡的一間公司做盲文編輯,我們因此一度失聯。」

然而兩人緣分未盡,菲迪斯說:「在我傳教的一次集會上,我們又碰面了」。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開始了,兩人結婚後,現在育有八個月大的莫哈默·拉茲·菲迪斯(譯名)。而拉茲寶貝視力正常。

日常生活

src=https://tw admin.theasianparent.com/wp content/uploads/sites/17/2017/07/blind father 2.jpg 視障父親每天乘搭地鐵帶寶寶上托兒所

菲迪斯在平時生活中不但應付自如,還可以傳簡訊和寫電郵呢!他是怎麼做到的?他說:「我和一般人沒兩樣,只是需要屏幕閱讀軟件來閱讀屏幕上的內容給我聽。安裝在電腦上的軟件是 JAWS,安裝在安卓手機上的是 TalkBack,我要回覆訊息一點問題也沒有」。

「至於我為什麼要搭地鐵,是因為我的住家和辦公室都很靠近地鐵站。我看不到巴士車號碼,也看不到地標,所以搭巴士比較麻煩。」

 

經驗之談

生命中最大的心得?

菲迪斯語重心長地說:「我們必須懂得感恩,好好使用神給予他們的各種感官,對社會做出貢獻。」

「不要看輕身體有障礙的人,因為大家各有所長。身障人士也不要感到自卑,神創造了不一樣的我們,就是因為我們有不同於普通人的貢獻能力。只要不斷努力向上,沒有所謂的高低之別,我們都是人,是神創造的孩子。」

的確,我們往往對順心的事不以為然,對雞毛蒜皮的瑣事卻又怨聲連連。像菲迪斯這樣的勇士教會我們要克服困境,要懂得感恩,要愛惜生命,要奉獻社會。

 

若是對今天的主題有任何建議、疑問或感想,歡迎於下方留言和我們分享!